cfgdfgfgfg
 
     
 
 
重建中华乐教,复兴文化精神

      ——暨《国乐启蒙》专家研讨会摘要
 
     

《国乐启蒙》编辑制作

德音:(介绍《国乐启蒙》的缘起和目的)二000年的时候,我接触到一个叫做“儿童中国文化导读”的工作,这个工作以倡导儿童少年读诵中国文化圣贤经典为主要内容,其目的很明确就是文化断层接续,复兴中国文化。很多各个阶层、各个年龄的关心教育和传统文化复兴的热心人投入到这个工作里来,在全国各个地方,大中小城市、甚至乡村都有。接触到这个工作之后,朋友们就帮忙联系了西安市的一些幼儿园和小学校,我们给校长、园长送资料,给教师和孩子义务做辅导等等,慢慢地发现其中有一些问题,因为事实上现在我们处在一个文化断层的阶段,几代人都不清楚《老子》、《论语》、《大学》、《中庸》究竟在讲什么,如果说刚开始“熟读成诵,不求理解”还能引起一小段时间的兴趣,但总是不懂,老师和小朋友就都会觉得枯燥;这时候,台湾的华山书院院长、经典诵读的首倡者王财贵老师就又提出了“美育读经”的想法,就是让孩子从小“看尽世间名画,听遍世间名曲”,这就需要给大家整理出适宜的教材;于是,在王老师和武汉大学的余一彦教授的提议下,我就开始考虑和着手这件工作。工作过程本身是非常有趣的,我从小喜欢古典音乐,但总是感觉我们中国的音乐太难找了,街面唱片店里10张碟里只有几首好听的曲子,甚至找一些像样的、有完整介绍的专辑都不太容易,因此就觉得这件事事实上十分地紧迫。于是就买了大量书籍资料,当然那些资料还远远不够、很不充分,在现有资料基础上列出专家名单,提出了《国乐启蒙》的构思和想法。
  最初的出发点,我希望它实现这么几个功用:
  首先,在现时代的民众观念里面,一提到古典音乐大家脑子里反映出的就是贝多芬、莫扎特、交响乐等,而我们中国的音乐在大陆统称叫“民乐”,基本上尤其是给年轻一代的概念,我问过很多年轻人这样的问题“你觉得民乐怎么样”,他们会说“太吵了”,然后,“你知道有哪些曲目呢?”最多能说出几首:“《二泉映月》、《春江花月夜》、《十面埋伏》……”,翻来覆去不出十大名曲。而我们国乐宝库中那么多优秀的曲目,比如《国乐启蒙》推荐给大家的第一首曲目《神人畅》、后面的《文王操》,代表赤子忠贞、爱国情怀的《潇湘水云》等等,都不被大家知道,甚至在音乐界也不是很全面地被了解和研究,这些都是古典音乐,代表深厚的人文精神、文化精神的内涵,它是圣贤文化传承的代表。(传统音乐中)另外一个应该是民间戏曲的部分,当然这个划分很粗略,今天这么多专家老师,有很多种不同的学术划分,我初步是这样去理解它。所以在《国乐启蒙》的出发点上,就有一项,那就是:树立中国古典音乐的概念给大家。
  还有一个很厉害的问题,我们生活在一个机器膨胀的时代,到处都是机器,这个时代的风气已经不像古人生活在和大自然息息相通、融合为一的生态环境里,我们身边是水泥树林、高楼大厦,脚下踩的是冰冰凉的水泥地板,而不是带着泥土芳香的青草地,这个时候人的心态、精神状态整个都有一个转变,在这样的时代,什么样的声音能够让我们真正得到放松,回归安详、宁静,身心的和谐与舒展?这就变成了一个很迫切的问题。中国文化自始至终贯穿着“养生利生”的观念,养生是一块,利生是一块;以音乐为大众提升精神、美化生活,涵养性情、和谐身心起到作用,是一件非常现实的事。哪些音乐才能起到这样的作用呢?这是个很大的问题,但我把这样的目的带进了《国乐启蒙》选辑的初衷里。
  另有,在翻阅了很多关于古代音乐教育、现代的中西方音乐教育,很多专家老师们的音乐史、音乐美学、音乐教育专著及文论之后,发现我们中国文化从音乐史到音乐美学到乐教这一块,实在是有着太深厚丰富的内涵。乐教传统,是中国上古文化传统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但是现在我们能够代表我们中国文化博大深邃、精妙绝伦的国乐在哪里?很难听到!《礼记·乐记》中(其实应该是来自我们失传的《乐经》,《史记·乐书》里也有这一段)说:“正教者先始于音,音正而行正”,孔子说“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乐”的完成是人格养成的最高境界,这是在什么意义上来理解它?还有“安上利民莫善乎礼,移风易俗莫善乎乐”,这些话在一种什么样的境况下讲出来的?我记得赵沨先生(已故的中国音协音教委主任),有一句话:“培养音乐的听众,是培养一个民族的精神和灵魂”。这也算作《国乐启蒙》的一个出发点。所以当得知谢嘉幸老师有一个庞大的工程叫做“二十一世纪中国音乐文化素质建设”之后,当时就很高兴,应当全力以赴支持他、配合他。因为培养音乐的听众,实在是我们当务之急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我们的时代风气,今天有不少媒体的同仁们在这里,真的是要向大家呼吁,媒体要有艺术眼光,媒体要多讲教育的精神、艺术的精神、文化的精神,而不只是商业的炒作和迎合大众口味的东西,教育的目的是要引导大众口味,而绝不是迎合大众口味,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事,这也是体现在《国乐启蒙》的选曲、编辑和整个创作过程中的,就是“引导大众口味”。在今天的社会里,不论是礼还是乐,大家都很难看到那么灿烂、辉煌、能够代表我们中国人气质和中国文化磅礴大气的礼乐精神,我想这个工作它绝不是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能实现的,那就是——重现一个礼乐之邦,但我们现在要从最基础的地方、从最小的孩子身上着手。我们号称《国乐启蒙》的听众群是从负1岁(胎教)到100岁,也就是从胎教起,一直伴随人生到最后的终点。就是为了在人的一生当中,把乐教的观念、思路、方法贯穿进去,所以就有了我们今天研讨会的标题“重建中华乐教,复兴文化精神”。我们提出它的宗旨是“以乐教为先导的诗书礼乐一体化的国学启蒙教育”,这样就把整个以人文精神、以圣贤文化教化为中心思想的乐教的工作摆在了第一位。……
 
   

著名音乐学家
原中国音乐学院院长
 

樊祖荫:……德音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概念)中国古典音乐,我们过去虽然也提过,但没有特别的重视,就是把中国传统音乐分为古典音乐和民间戏曲音乐,当然分法还可探讨,但大致就是这个意思,按黄翔鹏先生讲法是高文化音乐,这有它的积极意义。近几年来,我们对民间音乐这一块,尤其是艺术研究院那边还是做了大量的工作。但古典这部分,中国传统文化断层、断代的问题非常突出,一般学音乐的人可能古琴音乐都没有听过,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现象,所以现在提出是非常有意义的。
  第二点,《国乐启蒙》是面向大众做启蒙教育工作,但把重点放在对儿童的教育,这也是非常有道理的。1986年我去莫斯科访问,参观幼儿园给我的印象非常深。我原以为他们是放“小鸭、小鸡”之类给孩子听,不是。听的是什么呢?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七交响乐《列宁格勒》,……放完之后与孩子们讨论,孩子们都积极地反映,说得都不一样,不管说什么意见,老师都说好,我就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让孩子们听这么难、这么复杂的东西?后来明白,他们的目的就是灌输俄罗斯的优秀文化给儿童,孩子理解力深浅都不要紧,学文化的时候不一定要由浅入深。所以中华乐教对儿童的教育一定要优先考虑,这是我非常大的体会。复杂与简单是相对的,主要的目的是培养感性的东西,培养接受能力,孩子们如果每天听的是交响乐,听多了就习惯。而且,还是要讲究我们中国自己的东西,交响乐也可以听,但俄罗斯人放的都是他们自己的东西,绝没有听到中国的东西,我们也应以中国的为主,这还是应该很清楚的。如果从小培养,从小听中国音乐,大了就不会不习惯,他就会有感情,而不是一放中国音乐就觉得土。
  第三点,这件事情完全靠个人,还有问题,应该有一个团体。另外要加强宣传。……还应该有一个正式的阵地,正式的音乐期刊刊物,我们应该优先发表。

 
     
     
 
上一页   下一页  )()()()()()()(
 
 
 
(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
   
   
       
   
     
     
      德音文化教育中心  
  德音信箱:deyin@vip.sina.com ;de_yin@yahoo.com.cn
咨询电话:(029) 88402931;87593815;86389262
邮政地址:西安市含光路邮局5号信箱, 邮编:710068
http://www.deyin.org ; http://www.yuejiao.org
http://www.guoyueqimeng.org
 
     
  版权所有 西安德音文化有限责任公司Copyright©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