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gdfgfgfg
 
     
 
 
重建中华乐教,复兴文化精神

——暨《国乐启蒙》专家研讨会摘要
 
     



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研究员
中国古琴会会长

吴钊:《国乐启蒙》意义很大。从民族振兴的角度来说,很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孩子从小就能接触到民族文化的方方面面,这其中,音乐当然是最能影响人的。音乐的影响是一种潜移默化,所以自古以来中国文化就重视音乐教育。……要原汁原味的传统的东西交给他。从我个人是从事古琴,古琴已经成为人类口头非物质文化遗产。按照联合国的精神,它讲究传承,就是把传统的东西保存下来。比如八大山人的画,很简单的几棵树,在这个画上添上几棵草,看起来比过去漂亮,实际上都糟蹋了,我们的音乐也有类似的情况。原来简单朴素的旋律,去演绎得很繁复,再加上配器,都是西方手法,实际上很多都并没有表达曲子的原意,是有这样一些问题。在古琴当中,结合我个人的情况,一直考虑怎么让小孩子接触古琴。儿童时代学到的东西,终生难忘,一辈子都受益。自古以来古琴音乐就以修身养性为目的,这非常有意义。……  
   



著名音乐学家
原中国音乐学院院长

李西安:……《国乐启蒙》的选曲非常用心,非常好,录音也做得很好,因为我做过大量CD的录制,知道其中的艰难,能做到这样,让我非常钦佩。这件事情我认为现在已经有成品出来,还在一些地方做了实践的推广试验,我觉得这件事情意义很大,可能是件影响很深远的事情。
  我觉得至少有这么几点:首先,它是对当代人文生存环境的挑战。大家都知道,现在这个社会,人们越来越追求物质方面的东西,相对来讲,精神方面的东西越来越少,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艺术方面,大量的是大众文化、快餐文化,真正的高雅文化所占的比重很少,在这样的比重中,像德音所做的古琴为代表的中国古典音乐就更加少。因此,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推出《国乐启蒙》这样的事情,实际上是对文化生存环境的挑战。
  第二点,对整个中国音乐教育是一个挑战。因为在中国音乐教育中,这么多年来,传统音乐文化的教育不是越来越加强,而是越来越淡化了。所有民族音乐课比重越来越少。另外,从有些专业来说,比如古琴,学生(我们这里是这样)也越来越少。1955年我考进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当时的院领导要求我们几个中学生先学2年民族器乐,而且每人都必须至少学一年古琴,我们的院长认为每一个搞作曲的都应该从这里开始,可是从我们那届之后就再也没有过。我们整个传统音乐教学是越来越萎缩的状态。特别是古琴,申请到了文化遗产保护项目,我不知道国家采取了什么措施来保护,所有的音乐学院采取了什么措施来加强古琴的教学。古琴的声音在我们学校恐怕很少听到。我就想到,应该所有的音乐学院里面,招收古琴的学生等等,应该有很多具体的措施,使它在音乐学院里传承下去,音乐学院是传承的重要方面。如果在音乐教育中都不能保护,还怎么保护呢?很多的专业,其实都有类似的问题,比如琵琶的文曲,也是严重被忽略的。这也让所有搞音乐教育的人来反思我们音乐教育有些什么问题来需要调整。
  第三个,我觉得接触这么久以后,对我个人是一个挑战。因为过去大家都在做这样的事情,我也在做,希望推广和研究中国传统文化,我本人真正的行当是研究中国传统音乐,其他那些都不是最主要的,但是在我们所做的工作范围内,古琴占的很少。如果我们来选教材,可能首先要分类,这方面占多少,那方面占多少,各种的比例,总是有很多这样的(条框)。她(德音)所有这些跟我们不一样,《国乐启蒙》是从对人的身心健康、精神塑造有好处,从培育民族精神这个角度来选取所有的教材,这和我们过去所有的教材都不一样。跟她接触之后,对于我们如何来认识我们现在的工作,是一个很大的启发。
  我们也在思考,下一步应该怎么走。
  另外,如何做的问题,今天我特别邀请了中央电视台音乐频道,《风华国乐》是专做民族音乐的栏目,每天有半个小时,这个栏目应该怎么做好?所以今天听大家谈乐教和《国乐启蒙》的内容,怎样进入大众传媒,也可提些建议。

 
     
 

原中国音协音教委常务秘书长
中国奥尔夫学会会长
李妲娜:(上午提问:关于“国乐”、“复兴”及“重建”的提法,是否准确合理等。以下是下午的第二次发言内容)……我是管弦系毕业的,正像我刚到音乐家协会的时候,我们头儿对我说:“我承认你对西洋乐懂得不少,但对中国的民族音乐不懂。”从那以后,我发狠地补课,但是这么多年来,我的根底还是很弱很弱,今天一开始提了一些个幼稚的问题,但因为我将面对广大的教师,我要是自己弄不清就不能教给老师,也就斗胆多问了一些问题。大家讲了以后,我觉得很受启发。
  要让我来讲的一些东西可能很难说,我先谈一点,我的体会,我们这个课题,对于所有的人来说不论老专家还是年轻人都是任重而道远的,非常艰巨。这些年做的工作谈何容易?我们音乐界、音乐教育界存不存在欧洲中心论?有的权威甚至都不承认,但套用的统统是西方理论。最近我们有一个杭州的老师打电话,家长说你怎么什么都没有教?音乐教育界两大误区,一个识谱,一个是知识点在哪?好像不教识谱和知识点就不算教音乐,这是音乐教育的误区!我们可以看看,研究院和学府,下来是成千上万的高师毕业生,这些人学的是什么东西呢?起码的对于音乐的了解有多少?更不用说对于中国音乐的了解了!
  第二点,我经常呼吁,老是说不重视民族音乐,拿出对民族音乐的解释来,老师上课讲故事都愿意听,一放音乐孩子们就开了锅了,到现在对民歌还是那几种分类,理论跟实际脱得很远,你怎么让他们真正体味?这包括美学、音乐文化学、音乐史学、音乐形态学对中国音乐的解释(一整套的中国音乐思维的理论体系)。用更新的方法来介绍中国音乐,很缺。再说个例子,广州的一个音乐老师,课题组让他做一个鼓文化的资料库,北京图书馆能有吗?音研所可能有一点,上哪里能够找到鼓的音乐?中国文化太丰富了,这样的工作让一个老师来做实在太难了,应该是我们研究所、音乐学院来做的事。所以我呼吁,现在这件事要落实,每个人要从自己脚底下做起。跟一个幼儿园的孩子,能够教他听中国音乐,具体怎么做?这些年我们利用奥尔夫教育体系,做了一些尝试,我做的事情就是把研究者的理论给我们的音乐老师教他们怎么做?【比如幼儿园的课,怎么拿着不让他发出声?发出什么声音?什么符号做出记录?用它让孩子们即兴创作,给他们看有关的录像,他们就进一步的知道,还有鼓在生活中的运用,来做这样的课例。】像早上罗艺锋院长讲的,艺术由人而发,由情而起,你的肢体语言(舞蹈),空间上怎么去表达情绪?还有合唱伴奏等,来进行这样一个综合的课,深深地印进学生们的脑海里,让他们慢慢去体味古典文化的味道,让学生自己来谈体会。尝试我们的课例,用一种综合艺术的方式,当然不仅是音乐,能不能通过其他关联的艺术手段来领悟。包括大学生,谁能够做得津津有味,让他们能够听进去,不是游离于音乐之外,是走到音乐里面,去感悟。布鲁纳说过:“什么都可以教给孩子,关键是怎么教!”我同意早晨樊祖荫老师讲的,小孩生来就可以听莫扎特、贝多芬,他能够去感觉的,不仅仅表面的感觉,而是音乐的内部。后现代艺术教育,是要走出学科中心,走向综合和人本,在艺术里面“情”本位,我们长期把价值判断做根本,而乐教虽然是古老的传统,恰恰是最新的教育理念,找到乐教在今天更高的东西,挖它本质的东西。现在新的任务(国乐的内容)来了,我们还都得要好好学。
 
 
 
 
上一页   下一页  )()()()()()()(
 
 
 
(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
   
   
       
   
     
     
      德音文化教育中心  
  德音信箱:deyin@vip.sina.com ;de_yin@yahoo.com.cn
咨询电话:(029) 88402931;87593815;86389262
邮政地址:西安市含光路邮局5号信箱, 邮编:710068
http://www.deyin.org ; http://www.yuejiao.org
http://www.guoyueqimeng.org
 
     
  版权所有 西安德音文化有限责任公司Copyright©2004